中国原创歌词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4|回复: 2

[长篇小说] 广州爱情故事 长篇原创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23

帖子

0

听众

161

积分

ZGYCGC新手

Rank: 1

积分
161
发表于 2018-8-9 10:4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灯红酒绿的广州城,五位年轻女性在为生活奔波的同时,也为自己的情感世界寻找一个归宿。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她们的情感爱情也深深地烙印上时代的符号:爱情快餐、一夜情、未婚妈妈、婚外恋以及失身商务酒宴后等等。
  单身白领陈灵,几次恋爱失败后不再想信爱情,偶遇风流倜傥英俊青年齐瑞,在牵手后却不知所措。漂亮女孩刘瑛,情场多不如意,无意中落入婚外恋的漩涡中不能自拔。单身贵族李明丽 ,原本可以有一个美满的爱情结局,命运却作弄了她。性情温和的家庭主妇王芳华,由于老公的挑剔,小两口感情一直不好,一时间如梦初醒,分手总是难免的。 单身妈妈秦妮, 刚毕业时由于对老外好奇,糊里糊涂一夜情,有了可爱的洋娃娃真真,但她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和幻想……
陈灵,29岁,单身白领,渴望婚姻,又不敢轻信爱情。
刘瑛,28岁,单身白领,情人。
李明丽,26岁,单身贵族,游戏人生。
王芳华,29岁,嫁人,跟老公感情不好。
秦妮,27岁,未婚单身妈妈
现代都市之中,五个女人的故事
01
陈灵一大早就醒了,盯着白花花的墙壁看了一会儿。窗外有不少车辆呼啸而过的声音,伸手在枕边摸索了一下,拿到了手机,开盖一看才七点十分。
八点半上班,学校就在旁边不远处,走路过去三分钟,所以她的闹钟定的是七点五十。
按说昨晚两点来钟才睡,今早应该很好睡才对,可是她还是醒了,不过她不会起床,就算睡不着,翻来覆去她也要待到那个时间。
不然这么早起来做什么!早餐,她几乎不吃,去跑步?那不如杀了她。左侧身,平躺,右侧身,伸腿,屈腿,终于似乎又迷迷糊糊睡着了,一阵欢快的铃声准时在耳边响起了。
她皱着眉,按停了它,拉起薄被盖住了头。过了五分钟铃声再次响起了,她才不耐烦地扯开被子,直楞楞地坐了起来。
例行的洗脸、刷牙、梳头,随便擦了点润肤霜在脸上,拿起口红涂了点又用纸巾沾去许多,只剩下淡淡的红润。
脱了睡衣,穿上一件淑女屋的简洁粉蓝色连身裙,又跑到洗手间将披肩微卷的长发梳了两下,熟练地挽出发髻用一只蝴蝶型的水晶发夹夹起来,侧头看了一下并不老气反显出些许干练俏丽;才出来拿了件米白色小外套,穿了鞋子提了包又顺手抓起桌上的手机出了门。
时间还早,她早上做这一系列的事一般只需十分钟,有时头疼不知穿什么衣服时犹豫一下最多也就二十分钟,所以现在应该才八点十分,可以慢悠悠地走过去,反正早到也没有奖金。
今天顶头上司不在,来到办公室,她心血来潮冲了杯速溶咖啡放在了面前,开了电脑,上了Q,看着闪烁不停的Q群,记录中没什么感兴趣的事,都是些废话。随手点了几个早上好、打卡报道之类的图片发了出去。
然后去看新闻,左手慢悠悠地搅着咖啡,任那香味一丝丝带着热气钻进鼻孔,说实话她并不怎么喜欢喝咖啡,只不过觉得那味儿还行。茶,她也极少喝,连水也喝得不多。
办公室有个潮州的男同事,一整天都不会断茶,总是不停地喝,又不停地上厕所,人长得精瘦。听说茶可以减肥,她也曾想赶时髦喝点普洱什么的,泡了两次嫌麻烦就还是喝纯净水。
时间一晃就过了半小时,桌上的电话响了。三声后,陈灵才伸手接了起来,用客气疏远的语气道:“喂,你好!”
“嗨!亲爱的!早上好啊!”电话里响起瑛子那故作娇嗲的声音,让她起了一身鸡皮。
这死丫头一大早打电话做什么,陈灵略皱了下眉头,淡淡地道:“怎么啦!大清早的啥事儿,快说,我忙着呢!”
其实她不忙,不过也得这样说,这瑛子没事就爱打她电话,只偶尔有事,多数时间是闲扯淡,现代人拒绝别人最好用的话就是我很忙。
瑛子不以为意,有点暧昧地笑道:“昨晚那个帅哥怎么样啊,还不错吧!”陈灵可以想象得出她笑的样子,眯着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有点色迷迷的样子,她的老板估计也不在办公室。
“没什么事啊,送我到家门口就走了。”陈灵的语气还是淡淡地,心里却起了一阵波澜。
“我说你啊,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那小子不错啊,要模样有模样,有车有房,你还想咋地啊?”瑛子有点可惜地叹道。
“你这么喜欢啊,那早知道让他送你了。”陈灵微笑。
瑛子却不理她随意的语气,叫道:“送我才好呢,可惜人家看上的是你啊,没看到昨儿一晚上都围着你献殷勤么!”
“哪儿的事,得了吧,不说了,我忙着呢。”陈灵推托,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瑛子连忙说:“好吧好吧!我一会儿也要出去,下次再聊!”说着呯地一声挂了电话,比她还快,这个女人就是这样,典型的狮子座女人,做事风风火火的。
陈灵缓缓放回电话,眼睛还是盯着电脑,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回忆起昨晚的事来。
02
齐瑞,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三十二岁,身高一八零,喜欢户外运动,体型标准得跟游泳健将似得。
而且聪明有才气,自个儿开家广告公司,听说接的案子都不错。在城里跑,常能看到出自他公司的大型户外广告。开一辆进口的现代吉普型车。打扮时尚,是个不用刻意显摆就能让人感觉到张扬的男人。
这样优秀的男人,陈灵如何不喜欢,只不过她知道这样的男人就象一阵风一样,不是她能抓的住的,她也不想花那心思去抓,所以对他一时的热情就装得视而不见。
昨晚是同学李明丽的生日,李明丽,在一家软件公司做业务,瘦高,极会打扮,皮肤略黑却光滑富有光泽,睫毛纤长微翘,一双电眼,打了眼影之后更有媚力,笑起来如弯月很迷人。
做业务一流,会赚钱,花钱也爽快,昨晚上在佬乡楼吃饭加上钱柜唱K估计要花四千多,那可就是陈灵一个月的工资了。
陈灵在一所私立中学的校长办公室做助理,学校不错,不累,假也多,虽然收入没那些朋友多,但她比较满足现状,从来没想过做什么女强人。
昨晚总有二三十人吧,吃饭时是两桌,有李明丽的同事,朋友,她也认识几个,女孩子都挺漂亮的,男的虽然也二十大几,三十来岁居多,却多半是结了婚的,以前也一起出去吃喝过,都是能喝能侃能闹的主。
那个齐瑞是她们在KTV唱歌的时候才来的,好象去运动后才过来的,一身休闲的运动装,神采奕奕更显得阳光少年一般,李明丽正在唱歌见他到了,拿着麦克风夸张地介绍了一番。
听到是个钻石王老五,许多女孩子的眼里都冒出了火花,没办法,虽然咱中国是男多女少,但在广州深圳这些大城市适婚男女中绝对是女多男少,听说深圳的男女比例是1:7。
陈灵只看了一眼,这种招风的男人不适合她, 她身边大把漂亮能干的未婚女子,却找不着男友。认识的男人好象多半都结婚了,偶尔有几个没结婚的,要不就是歪瓜裂枣,要不就是自我感觉还不错的,眼睛长在头顶,骗了一堆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却不肯走进围城。
看着齐瑞与那些女孩子谈笑风生,应付自如,就知道他不是那么容易把握的,陈灵以前也喜欢这样帅气出色的男孩子,但是现在她觉得自己老了,老得只想找个本本份份还过得去的男人嫁了算了。可就这样还是难以如愿,她本来不急,无奈老妈已经开始急了,恨不得她去婚介所找人呢。
婚介所那地方能去么!曾心血来潮在网上搜索过婚介机构,结果搜出一堆利用托儿来骗财甚至骗色的,在陈灵看来,那些婚介还不如旧社会的媒人婆可靠。
也不知是因为陈灵,一晚上恬静的微笑,还是因为她是唯一没跟他说话的人,两打啤酒之后,齐瑞主动找上她了,要跟她玩骰盅。
那玩意儿广东人俗称“大话骰”,要的是兵不厌诈,说慌不眨眼才行,陈灵不行,几轮下来,喝了好几杯,脸上泛起粉粉的桃花。眼波流转给她增添了几分妩媚。
陈灵出去玩,一般不做扫兴的事,别人找她喝酒或玩什么游戏之类,她都会附和,但心里有分寸,到什么尺寸打住她很清楚,喝了四五杯后,她就借口唱歌停了下来。
没想到齐瑞唱歌也不错,竟然去插播了一首《广岛之恋》要跟她合唱。
你早就该拒绝我不该放任我的追求给我渴望的故事留下丢不掉的名字
时间难倒回空间易破碎二十四小时的爱情是我一生难忘的美丽回忆
越过道德的边境我们走过爱的禁区享受幸福的错觉误解了快乐的意义
是谁太勇敢说喜欢离别只要今天不要明天眼睁睁看著爱从指缝中溜走还说再见
不够时间好好来爱你
早该停止风流的游戏
愿被你抛弃就算了解而分离不愿爱的没有答案结局
不够时间好好来恨你
终於明白恨人不容易
爱恨消失前用手温暖我的脸为我证明我曾真心爱过你爱过你爱过你爱过你
一曲下来掌声一片,两人的声线配合得恰到好处,齐瑞还不时露出情深款款的样子看向陈灵,惹来一堆人起哄,这首歌早就被传成什么一夜情的歌,本来就有些暧昧,现在喝了酒气氛自然是非常热烈的。
齐瑞也不知到底什么意思,表现得真像看上了陈灵似的,接下来也一直坐在她身边,或唱歌或玩骰子,自然又喝了好几杯。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23

帖子

0

听众

161

积分

ZGYCGC新手

Rank: 1

积分
161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0: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03
等到12点唱了生日歌吃了蛋糕之后,大家的情绪已经被充分调动起来了,不知是谁点了几首激烈的DISCO舞曲,李明丽和齐瑛都是特能疯的,身材也棒,两人首先煽情地贴在一起跳了一曲,那激情扭动的小蛮腰还有媚惑的眼神,不仅互相深情对视,还不时扫向其他人,几个男人首先受不了那种带着勾引的眼神加入了,接着其他女孩子们也都跳了起来。
音乐的声音已经被调大,说话声是绝对听不到的了,也没有人说话,所有的人都激情地扭动着身躯,用肢体用眼神表达着青春的激昂,热情的音乐,热辣的舞姿,陈灵也不是古板之人,也随大家一起跳动。
DISCO确实能调动人的激情,也许只是单调的扭动,确带给人无比的放松和畅快,有的人跳到了桌子上,服务生不时在门口张望,很担心那有机玻璃是否能承受得住,有一个忍不住上前提醒,但无人理睬,他只能讪讪地站在门边看着。
灯光已经只留下一组最微弱的,每个人的表情都快乐的,陈灵也不愿意多想什么,很投入地舞动着,齐瑞就在她面前,透过昏黄的灯光,他的眼睛里有炽热的火苗在燃烧。
连着跳了几曲,不少人都觉得有点累,三三两两坐回了沙发上,陈灵解了小外套并没有脱掉,额头已经冒出细密的汗水,她觉得出点汗挺好,她平时出汗的机会实在太少了,象现在才四月底,办公室有时都开空调了,刚进来KTV房间的时候还觉得挺冷。齐瑞适时地用牙签送了一块西瓜到她面前,她淡淡地说了声谢谢接过来小口地吃了起来。
吃完西瓜她转身拿过包包掏出手机一看,已经一点多了,齐瑞见她看时间开口问道:“怎么?想走了吗?”
“是啊!明天还得上班呢。”
“你住哪里?”
陈灵看了看他没有马上回答,他接着说:“我住在东埔,你住哪儿?一会儿我顺带送你回去吧!”
陈灵正想拒绝,刘瑛已经一屁股坐到了她旁边,她脸色红红的,眼神有些迷离,看起来也喝了不少,“她也住东埔,正好顺路,一会儿你可要把她安全送到哦!”说完还娇笑了两声。
“放心!保证安全送到。”齐瑞边说边端了酒杯又跟她们两个干了一杯。
陈灵没有拒绝,回去还是挺远的,打车也要不少钱,有顺风车坐也挺好,看他的样子应该没喝多。
李明丽很快买了单,然后吆喝着说请大家去消夜,有个男人大方地说消夜他请,引来一阵欢呼,这个喊着要吃蛇,那个说要吃烤生蚝,也有许多人表示不能去了,明天才星期四,多半都是要上班的。
陈灵跟李明丽说不去了,她没勉强她,冲齐瑞神秘地笑着道:“你没喝多吧?这个可是我最好的姐妹哦,一定要安安全全地送到楼底下知道吗?”
“送到楼底下就可以了么?我看还是好人做到底,送上楼才行哦!哈哈------”旁边挤过来一个矮胖子挤眉弄眼地笑着道。
李明丽也跟着娇笑连连,陈灵不再理会,说了再见,走在了前面,穿过华丽的走廊,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的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散。
“车停在地下,你是在门口等我还是一起去停车场?”齐瑞问,表情沉稳了许多,不似先前那般神彩飞扬的。
“一起吧!”陈灵跟着他去了停车场。
银灰色的车身很干净,进到里面有淡淡的香味,陈灵只略扫视了一眼,发现车内也十分整洁和干净,这个男人很讲究,心时忍不住替他加了分,其实女人都喜欢干净的男人。
他的车技十分娴熟,而且平稳,并顺手打开了音乐,不是平常的流行歌曲,是十分纯净的美国乡村音乐,曲调轻缓悠扬,坐在这样的车里确实是享受。
因为夜深,平时拥挤的道路上也畅通无阻,车速不快不慢,其实他是可以开得更快一些的,不过他没有,陈灵有昏昏欲睡的感觉,晚上喝的那些红酒是助眠的良药,她自己在家有时临睡前也喝上一杯,会睡得很好。
上车时他问过她住的小区名之后就没再说话了,刚好陈灵也不想说话,就靠在椅背上听着音乐闭目养神。
车速太过均匀,停得也非常平静,几乎令人察觉不到,不过还是感觉到车停了,陈灵刚想睁开眼睛,一阵温热的气息接近了她,还没来得及看清,嘴唇已经被一张湿热的嘴唇覆盖住了,紧紧贴上来还有一个炎热的身体。
04
齐瑞吻住了她,不是蜻蜓点水式的吻,他的吻热情激烈,右手很快伸到她的脖子后面搂住了她,身体将她左边身体紧紧压在了椅子上,左手也抓住了她想到推开他的右手。
他绝对是一个非常擅长接吻的男人,舌头很轻易地就钻进了她的嘴里,他口中没有任何异味,其实陈灵并不喜欢湿吻,总感觉不干净一样,但是他的吻很清新,她挣扎了一番根本没有力气。
也许最初是因为他用力压制了她,令她无力反抗,但是渐渐地她也投入到了这个激情的亲吻里,她的舌头学着他试探性地与他纠缠了一下,这个举动鼓励了齐瑞,他放开了她的手,伸到坐椅下熟练地将座椅放平了许多。
而他的身体刚更加大面积地与她贴在了一起,但是突然放平的椅子又令陈灵挣扎起来了,“别!放开我------”她的声音不大,柔柔的带着点恳求的意味。
“不!宝贝,你真甜。”齐瑞喃喃地赞叹了一句又继续亲她,他的舌头在她的嘴里搅动着寻找到她有些躲闪的舌头然后热情地吸吮起来,左手开始在她身上游弋。
陈灵并不是全无意识,她的脑袋里有些迷糊,又有些清醒,一个念头是要快点推开他,一股甜蜜的热情又令她想要继续享受这种感觉,她觉得体内有一股火焰在燃烧着,那只手所到之处引起微微的颤抖,最后在她丰满的胸前停了下来。
他的爱抚轻柔无比带给她一阵阵酥麻的快感,这种感觉太舒服了令她不想抗拒了,她伸手搂住了他,主动将身体向他贴近,并且发出了细碎的呻吟。
齐瑞整个人翻过来压住了她,她感觉到了他坚硬的下体压得她的大腿有些疼痛。他很激动,嘴从她的嘴唇到脸颊、下巴、耳垂,然后流连到了她的脖子,两人都喘息连连,呼吸越来越急促。
齐瑞现在换了右手,熟练地将她的上衣掀起来,并从后面解开了胸罩,内衣也被推了上去,一边雪白丰满的乳房露了出来,他时而轻轻地整个揉搓,时而用两个手指去捻那粒已经变硬了的乳头。
这样一来陈灵更加受不了了,她的乳头一向敏感,最受不了这样的抚弄了,一股股电流向小腹涌去,她感觉到下面已经渐渐湿润了。
他的唇继续向下,找到了她的乳头,轻轻地吸吮,然后用舌头沿着乳晕舔弄着,陈灵的胸也很自然地向上挺起。一只手抚上他的脸然后慢慢地插进了浓密的发间。
齐瑞的手缓缓向下慢慢到了她的腿间,想要把她的裙子拉上来,她突然惊醒,用力推开了他,迅速把上衣拉了下来。
齐瑞愣了一下然后想要继续,陈灵这次很用力的推着他道:“不行!快送我回去!”
她看向车外,发现这里是离她的小区门口不远处了一条横路,路边是一排整齐的芒果树。
“开门!”陈灵干脆地说,语气变清晰冷静,完全没有刚才纠缠时的迷乱了,这就是她,投入的时候投入,只不过情欲和理智,基本上都是理智取得上风。
齐瑞也不是死命纠缠的人,一言不发地开了车门锁,陈灵开门走了出去,头也不回地直奔小区而去。
齐瑞轻捶了一下方向盘,自嘲地笑了笑,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后,一踩油门也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23

帖子

0

听众

161

积分

ZGYCGC新手

Rank: 1

积分
161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0: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05
陈灵一口气冲进小区,进了电梯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脸色绯红,宛若桃花,眼波流转还有残存的冲动,她微微喘息着,心里有着难以言喻的矛盾。
29岁了,她并不是什么无知少女,生理的需求当然会有,虽然刚才的男子不错,但是她不愿意,这样的纠缠势必会变成一夜情。如同这个不夜城的大多数男男女女一样,天亮就分手,她做不到。她不想只为了情欲而去发泄,虽然瑛子经常说她,但是她渴望的还要更多一些,比如情感的交流。
“叮铃铃------”清脆的电话声又响了起来打断了陈灵的回忆,她没有急着去,瞄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另一个好友王芳华。
“早上好!芳华。”
“我要跟他离婚!”王芳华一开口就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声音暗哑明显是哭过的。
陈灵黯然,他们两口子也不是第一次闹了,她真的不知如何劝解,王芳华是她的同学,两人一起来这城市的,本来她老公不错,人长得斯斯文文的,说话也是轻言细语,而且是家中独子,家庭环境不错,自己在外企工作,收入也挺高。家里给他们在广州买了房子,去年刚生了个儿子,一切应该是很完美的,可现在却似乎真的过不下去了。
“他自己在外面找网友就算了,我反正懒得管,但他现在经常发神经无缘无故地怀疑我,我天天在家带小孩能出轨吗?”王芳华说着说着又哭了。
陈灵心里一酸,这就是自己所渴望的婚姻真相吗?她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这些朋友的影响,对婚姻既渴望又害怕,“别哭了,不要理他!他那是无理取闹,可能是工作不顺,你别理他就是了。”
“我能不理吗?他昨晚闹了半夜,非要我向他坦白,还说什么坦白了他会原谅我的,真好笑!根本就是没影的事,我要坦白什么?”
“那就更加不用管他啦,你可以问他岳飞是怎么死的!”陈灵有点火,那男人到底怎么想的,一个带着一岁多的小孩的女人怎么可能去偷情啊,女人有了孩子全副心思都在小孩身上了,特别是她那个孩子身体又不好,而且很黏她。
“我是不想理他,可是他根本不准我睡,非要我说出个一二三来,我真的是------”王芳华的口才不好,一激动更加说不出话来,我可以想象她张口结舌的样子。
“那------”我正想着该说什么安慰才好,她那边传来了孩子的哭声,不由稍稍松了一口气,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劝好,对这种事外人很难提供什么意见。
“孩子哭了,我再给你打电话!”王芳华果然很快挂了电话,她太宠那个孩子了,整天都围着孩子打转,整天都想着晚上应该做些什么菜给老公吃的女人,竟然过得是这种生活。她家的饭越来越清淡了,做的菜也全是她老公喜欢吃的,麻辣火锅的滋味她估计都快要忘了,以前没嫁人的时候,那星期不跟她吃上一回啊,唉!
陈灵感叹着放下电话,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家里整天希望她结婚,但她实在害怕这样的婚姻,她骨子里不愿意为了男人改变自己,如果喜欢就请喜欢她的全部吧!这难道只是奢望吗?
06
“亲爱的,你不去上班么?”李明丽慵懒地翻过身,用一只手撑住小脑袋对身旁的男人道,薄薄的丝被顺势滑下露出了性感的上半身,她的手指似乎很随意地在男人光裸的上半身上划着圈圈。
虽然已是上午十点,房间的光线并不太光亮,厚厚的窗帘将明媚的阳光全都摭住了,不过昏暗的光线令这间以粉色为主色调的房间更加的迷离。
男人伸手抓住那只带着挑逗意味的小手轻笑道:“有你这小妖精在,还上班干什么!”
“你是老板不上班可以,我得上班啊,不上班可就要喝西北风了。”李明丽说得一本正经,被子底下那光滑的小腿却缠上了男子的腰间缓缓地磨擦起来。
“谁叫你不肯嫁给我呢!嫁给我可以做现成的老板娘,就不用辛苦上班了嘛!”男人边说边伸出手覆盖上那不大却坚挺的胸脯轻轻地揉搓起来了。
“呵呵……”李明丽的腿已经磨擦到了男人的敏感处娇笑着道,“不急!工作惯了,现在让我去做家庭主妇估计还不能胜任呢!”
她心底暗想,结婚有什么好,无非是变成个抱着条哈巴狗出入美容院,服装店,或者跟三姑六婆打打牌比比穿戴,晚上眼巴巴等老公回家的黄脸婆罢了,那肯定会闷死她的。
自己现在有什么不好的,她已经是销售一部的经理,手下有几员大将,每个月的业绩都不错,收入不错而且又不用天天朝九晚五坐班,挺自在的,结婚?再说吧!
“你呀!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算了!先不讨论这事了。”男人说完已经急不可耐地翻身将李明丽压在了身下。
李明丽也不愿多想,伸出双臂搂住男人热切地回应起来,还是享受现在比较好。
“灵,你下班后有事吗?”电话那头传来柔柔的声音,是秦妮。
“我没事!你要加班吗?”陈灵正在看Q群的消息,今晚有两个群有聚餐呢,不过她不怎么想去。
秦妮语带抱歉地道:“真是不好意思!又要麻烦你了,今晚有批货要到,我可能会比较晚,请你帮我去接真真才行。”
“没问题!我领导出差了,下午可以早一点走,我带真真去吃KFC,你忙你的吧!”
秦妮单身一人带着孩子,忙不过来的时候她们几个好友都会轮流帮她带孩子,她们本来就是好友,再加上真真又特别乖巧可爱,很讨人喜欢,有时还要抢着带呢。
“谢谢你!灵。”秦妮心里着实很感激这些朋友,她未婚生子,家里人都不谅解,所以有家不能回,这几年实在很辛苦,好在朋友们不仅没有瞧不起她,还处处帮忙才让她能坚持到现在。
陈灵抿了抿嘴道:“看你,又说这种话,我们是好姐妹啊,以后不要这么见外了。好了,不说了,你忙吧!真真就交给我了,放心吧!”
很快就四点半了,陈灵略收拾了一番,看看也没什么事了,正想早退,门口进来了一个同事。
“林老师,有事吗?”陈灵礼貌地问道。
陈灵叫的林老师,名林远。才二十五岁,到这学校也才半学期,是个美术老师,他对陈灵很有好感,但为人斯文比较羞涩所以没敢表白,只常常找些借口来接近陈灵。
陈灵不是笨蛋,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她觉得林远比她小了三岁多,而她一向不喜欢比自己小的,因此根本不来电,不过别人也没明说,她也只好装着不知情,尽量表现出同事的样子来。
林远表情有些紧张地道:“没,没什么事,我是想,想问陈老师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饭。”
“我是看陈老师也经常一个人吃饭,我也是一个人,所以……”林远有点结巴地解释着。
“这样啊,还真不巧!我今天要帮一个朋友去幼儿园接小孩呢……”陈灵微笑着道。
“哦,那,那好吧!等陈老师有空再说。”林远应该是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开口请陈灵吃饭的,一听她有事马上就退缩了。
陈灵心里感觉有些好笑,这年头也不是所有人都象齐瑞那么大胆的。不过,为什么又突然想起他的,陈灵甩了甩头,拿了包包走出了办公室。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音频应用|原创音乐 ( 鄂ICP备13005321号 )

GMT+8, 2018-8-20 16:31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ZGYCGC! X3.2

© 2017 WHJFC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