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占斌诗集《像民歌一样行走》短诗精选

发布时间:2021-11-29 发布人: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

少年时投师著名武术家、梅花拳师、陈式太极拳宗师武世俊,学习了拳械套路、擒拿、技击等。中国武术六段,国家武术一级裁判。近年来主要研习梅花拳、八法拳和陈式太极拳,在阴阳匕首以及铁头功、九转还阳功、铁布衫、一指金刚等方面有一定的造诣,梅花拳、形意拳、通臂、陈式太极拳传人,非物质文化遗产八法拳第四代代表性传承人。1993年以来,多次参加了省市运动会、传统和青少年武术比赛的裁判工作,曾被市体委授予“优秀裁判员”称号。中国武术协会会员、大同市武术协会副主席,大同市武协八法拳研究会会长、武世俊武学研究会会长、贾氏梅花拳

风中的向日葵


——献给留守儿童的歌


我看到了一个孤单弱小的背影


向日葵一样在风中摇曳


孩子,放下你的背篓


让我看看你的脸,看看你天真无邪的眼


一颗小小的心脏过早地贴近了生活


缺少爱抚,没有挣扎,甚至没有抗拒


我看到了一排整齐的微笑


像向日葵没有成熟之前泛白的牙齿


孩子,你在风中靠近阳光的努力


让我欣慰并心痛,是渴望吗?是坚定吗?


你偶然轻轻翻阅书本的声音


有如一磅重锤敲打我苍白的冷漠


让我在春风的睡眠中脊骨发寒


一张孤单无助的脸在风中守望


只有时光知道他的艰难。稍息、立正


向右看齐。那在风中的向日葵


齐刷刷地站在我面前


露出了酷似葵花坚定的脸


(原载《小不点儿童诗歌》)


在城市看见莜麦


在城市里,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们


结实的胸膛,淳朴的脸庞


都深深地烙上了莜麦的标记


在城市人一百个不愿意去的地方


地沟、下水道、垃圾场、搬运通道


莜麦们扑下身去,他们毫不怀疑


自己流淌的汗水,无论在哪里


在高高的绞手架上,噪音交响的工厂


只要能够温暖普通的胃


莜麦随风摇曳,在城市四处漂泊


可是他们压迫着我,莜麦的青


莜麦的孤单,忍耐背后的酸楚和脆弱


大地上孤独的影子,无法一一细数的莜麦


分散或者聚集,淹没在川流的人海之中


在城市看见莜麦,看到民工


我昨天看到和今天看到的竟如此相像


(原载《黄河》)


空想的汨罗江


被春天包围,被一个久远的年代


包围。江水滔滔不绝


一个老人峨冠博带,他吟诗的


嘴唇微启,却终于没有说出什么


天苍地茫


天地苍茫的已经分辩不出


江水与云朵,如此的接近


令语言在大地上仅存口形


祭祀的鼎器如一只被玩弄于手掌间的


杯盏,在醉生梦死中失却了光华


惟有蝙蝠的阴影布满天空


风来过了


雨来过了


雷来过了


楚啊,辽阔的土地被谄媚蹂躏


泪水早已枯竭,而江水却暴长一尺


有谁能够真切地逼近


一颗忧患而哭泣的心


在万物生长的时候长满了衰草


一只鹰掠过江面留下坚锐


无情的汨罗江啊,仅仅一瞬


庙堂失去了三闾大夫


诗歌失去了浪漫主义


(原载《诗刊》)


呼伦贝尔


(一)


天上牛羊奔跑,地上白云吃草


十万株青草的骨头忙于打磨日渐臃肿


河谷平原的腰身。雨水突然而来又旋即离去


合而为一的心脏,辽阔和蔚蓝低垂


露出了呼伦贝尔整齐的装束


我在依恋之中转身进入毡房


呼伦贝尔,牧人宽厚的胸膛更加舒展


我看见晌午像个孩子


蹦蹦跳跳打翻了一坛奶酒


然后敲打草野的头颅扬长而去


马头琴在上面高高扬起,此时此刻


我坐在乌兰亲手雕花的马鞍上


在马蹄急促的喊叫中回转头来


将内心的欢快悉数释放


(二)


呼伦贝尔大草原,一十八里马蹄脆响


没有什么比青草更加容易贴近胸膛


没有什么比牛羊更醉心梦想,吉祥如云


白花花的四处张望,处子的回眸


大风吹起了呼伦贝尔空旷的号角


青草的堤岸顺势漫了过去,牛羊奔跑


我站在苏木一个更加平坦的低处


看到了古铜,与我擦肩而过的面庞


牧人的酒轻易就送到了嘴边


也送给了素不相识的人们一个暖暖的胃


无法表达的情谊折叠进哈达


在呼伦贝尔,我随手取下一块蓝天


自然打磨的明镜照得出清澈,十八里套杆儿长长


白云打马,奔向暮色深深的光亮


(三)


十万株青草敲打骨头,呼伦贝尔


我倾慕的草场。雨水丰润,牛羊肥壮


巴儿虎长调奔跑在马群之间


图腾的歌舞在篝火旁打转


草原上一对好兄弟,祝词和赞词敞亮


左手端起呼伦,右手捧着贝尔


高原上最透明的玉,两汪靠近毡包的眼眸


向我传递来自萨满经书的祝福


呼伦贝尔:白蘑、山葱,遍地黄花


呼伦贝尔:黄羊、旱獭,大雁高鸣


今夜只有你的苏木,你的篝火


十万株青草敲打河谷平原的骨头


万里空旷难以数清吉祥的牛羊。呼伦贝尔


今夜黑土地沁出油香,我骑马安然进入梦乡


(原载《骏马》)


歌谣马莲


马莲开花二十一,孩子们在跳皮筋儿


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


二八二九三十一,村庄摇摇晃晃


马莲在羊肠小路上,开的细碎艰难


像姥姥脚下的那一对三寸莲花


原始的再也不能放大


少雨的夏天来的真早,早过了井口的


辘轳。远处的山梁上唢呐吹响


又一串甩着乌黑辫子的马莲


含着羞涩,行将进入洞房


马莲开花二十一,孩子们还在跳皮筋儿


而日子如同沟底枯干的河床


一不小心,就掉进了皲裂的纹里


马莲啊,如水的年轮一去不回


(原载《延河》)


一个人面向大海


一个人面向大海


轻声说:我爱你


一个人面向一匹蓝色的马


感受蓝色的呼吸


感受奔跑,感受压迫


一个人的一生该多么幸福


一个人面向大海


说完我爱你,然后哭泣


然后就无所顾忌


(原载《草地》)


宋词


在典籍的梳妆台前


宋词侧过身来


将如梦令、点绛唇、一剪梅


一一摆好


宋朝已经很遥远了


而宋词活着


在春天的鸟鸣中


打了一个来回


我们总想揪住


宋词的两根辫子把玩


像拖起花斑豹子的尾巴


婉约和豪放


就平平仄仄地回头


平平仄仄地摆动


(原载《青年文艺》)


如果二十四匹马车挟着风雷而来


如果二十四匹马车挟着风雷而来


请给我一管洞箫


我是端坐云中的仙子


我的幸福逐孔而出


幽幽暗暗成一幅


亦逍亦遥的水墨山水


堤岸如昨,而调皮的柳


一夜之间垂下细腰


不紧不慢,最先


探出薄如蝉翼的舞蹈


弹起飞鸟弹起高空杂技


如果二十四匹马车挟着风雷而来


请给我一板琵琶


我是怀抱爱情的仙子


我的爱情光亮如瓷


前心是小桥流水


后背是大江东去


怀抱爱情的琵琶腹藏绿叶


深邃而纯粹的眼


春水春江奔流不息


待嫁的新娘,心事总是


莲蓬一样饱满


如果二十四匹马车挟着风雷而来


请伸出我的五指


我是清香四溢的仙子


我的馨香无遮无拦


黎明前寄出


太阳升起时抵达


众花之上,神在歌唱


一朵一个音调


好心情绽放在脸上


令回家的步伐轻盈如帆


瞬息走遍千里江山


如果二十四匹马车挟着风雷而来


告诉你,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我是与天与地与日月星辰同在的


裸着双臂拥抱性灵的



(原载《大同日报》)


太阳


阳光的手


随意抚弄他们的衣袋


你不能清晰地分辨


他们谁在舞蹈


这些孩子散落民间


一个端坐在果盘里


和所有的橙子一个模样


一个被母亲河淘洗


露出了金子宽厚的脸


一个扬起生机勃勃的马鞭


驭使了整座森林


一个有着大山一样健美的身躯


在春天的门口等候大雪哭泣


刺青的胸膛格外瞩目


一个总是把想象还给了天空


还有一个很是辛苦,将茄子一个一个


搬运进秋天的谷仓


最后一个孩子藏在火焰的窑洞里


盖头安详,等候新郎


七个孩子聚在一起


整个大地接受他们无私的馈赠


七个孩子手拉手


健康而又光明地行走


(原载《读友》少年儿童文学月刊)


春天,埋首大海


倾听大海的声音,春天


十个天空蔚蓝,十个指尖蔚蓝


阳光顺着沙滩爬进我的脚印


我的手臂是萨克斯


被风吹响,在天地之间


我是赤裸的诗歌王子


如果我的身体发出乐器的躁动


那一定是五音穿破草皮


于一片青青中调制一杯


和弦的果酒,我最后饮尽的


是多瑙河一个冬天的忧郁


春天,埋首大海,许下一个心愿


我知道,从此后我是一个


渴望的人,被恬美的阳光照耀


(原载《绿风》诗刊)


青草在上


青草在上 让我跪下


你茫茫的母亲 乳汁和盐


羔羊成群走过 露你灿烂的齿


谁能够长久地守侯着一株青草


如守侯一盏不灭的灯


由青变黄 由黑发变白发


只是在牛羊肥壮的时候 想起一生


青草在上 让我跪下


你茫茫的母亲 有一支歌谣叫


忧伤 大风吹起时


循着方言 走进旧日的村庄


(原载《绿风》诗刊)


茉莉花


虚掩门扉


那留在枝头的一朵茉莉


多么招人


遥遥地我就看到了她的裙子


看到了一团怒放的雪


仿佛,我仿佛


又回到了从前


茉莉,茉莉


在那短暂的瞬间


我内心的幸福骑着马儿


一路走上高高的山坡


(原载《普洱》副刊)


馈赠


给秋天戴上最后一顶花朵的帆


给花朵留下遗嘱


我只需要一支羽毛


在落叶上写下日渐悲凉的诗行


(原载《诗选刊》)


五月的镇川


五月的镇川


安详如卧在它脚下的村庄


口子里圈着成群的羊


口子外曾经的庄稼地


种上了草


成了抵御沙尘暴的疆场


现在的镇川


金戈铁马只剩下


写在历史书中的一页


只是在天凉的时候


家家户户


屠宰肥羊


(原载《大同晚报》)


杀虎口的雪


杀虎口的雪从杀虎口


一路杀来,湮没了苍头的白骨


腊月像一张陈旧的羊皮


将杀虎口剥离


杀虎口的雪使杀虎口不再年轻


不再年轻的还有向北的山坡


这里埋葬了历史深处的闪电


埋葬了肆无忌惮的疼痛


野菊和雪


成为出入四季的墓碑


杀虎口的雪一路杀出


将我身后的伤口,一一掩盖


(原载《大同晚报》)


胡麻开花一枝枝黄


一进七月,背靠崖边的胡麻坐在缓坡上


束起腰身。今年雨水丰厚


胡麻开花一枝枝黄,黄的细碎


黄的金光灿烂,黄的油香四溅,黄的晕眩


黄的让我怀想青春,以及少年时倾慕的


如胡麻一样天生丽质,不加雕饰的女子


花开为谁,灿烂为谁,自然为谁


我总是有预谋地在这样的时节


嗅着香气,靠近一片胡麻地


除了赏心悦目,更多的是逼视灵魂


我魂灵的旗随着开花的胡麻扬起来了啊


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依稀熟识的身影


衣着单薄守着那一枝固执的黄


满山满坡灿烂地回头,灿烂地笑


(原载《延河》)


灯碗碗开花在山梁


混同于杂草之中,灯碗碗在一夜间


自在盛开。素面如灯,朝天如碗


一盏雨露给了它向蓝天倾诉的勇气


我总会选择一个开阔的沟畔席地坐下


顺便抖落从城市带来的喧嚣


看着它一脸的淳朴一脸的卑微


回想起我们本是同一条根


灯碗碗开花在山梁。民间的粗瓷


三五成群,支起信天游的口袋


将村野的大风一路逼近黄昏


湮没在物欲横流的杂草中,我渴望高举起


我的粗瓷,让灯碗碗盛开诗歌


给一滴雨露就够了,我还会选择一个早晨


自在地开放,没有扭捏,也没有造型


(原载《延河》)




王占斌


王占斌,1972年生,山西大同人。


山西省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专职委员、大同分会主任,大同市作协副主席、诗歌研究会会长,在《诗刊》《北京文学》《天津文学》等百余家刊物上发表过诗歌作品,著有诗集《倾诉北方》《像民歌一样行走》《我爱的仨女人》《闪电的幸福辽阔》、长诗《二重奏》、散文诗集《江山寂静》等,入选诗歌、散文诗年选等选本,曾获得《人民文学》《诗刊》《延安文学》举办的征文奖,诗歌曾两度入围“赵树理文学奖”。


少年时投师著名武术家、梅花拳师、陈式太极拳宗师武世俊,学习了拳械套路、擒拿、技击等。中国武术六段,国家武术一级裁判。近年来主要研习梅花拳、八法拳和陈式太极拳,在阴阳匕首以及铁头功、九转还阳功、铁布衫、一指金刚等方面有一定的造诣,梅花拳、形意拳、通臂、陈式太极拳传人,非物质文化遗产八法拳第四代代表性传承人。1993年以来,多次参加了省市运动会、传统和青少年武术比赛的裁判工作,曾被市体委授予“优秀裁判员”称号。中国武术协会会员、大同市武术协会副主席,大同市武协八法拳研究会会长、武世俊武学研究会会长、贾氏梅花拳协会秘书长。著有武术研究手稿《大同武术史》《八法拳精要》《八法拳功法修炼》《王占斌论太极拳》《精编弹腿及弹腿对练》《陈式太极拳十要》《飞龙武术健身拳操》等数百万余字。在《少林与太极》《搏击》《武魂》《精武》《拳击与格斗》等专业刊物上发表过多篇稿件。《李德懋年谱》《飞龙武术健身拳操》《八法拳研究》被大同市档案馆、图书馆永久收藏。《山西日报》《三晋都市报》《大同日报》《大同晚报》《大同广播电视报》整版篇幅介绍过其个人事迹,《大同市志》《大同年鉴》《大同文化名人录》收录其事迹。


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公众号:zgycgc诚邀原创歌词
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公众号:zgycgc

所属分类:原创歌词

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词作家:邓俊成专辑诚邀原创歌词
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词作家:邓俊成专辑

所属分类:原创歌词

朋友 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诚邀原创歌词
朋友  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

所属分类:流行歌词

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100句经典歌词诚邀原创歌词
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100句经典歌词

所属分类:音乐资讯

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征集建党百年歌词诚邀原创歌词
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征集建党百年歌词

所属分类:歌曲征集

免费电话咨询

24小时原创热线